<ins id="chcha"><rp id="chcha"></rp><legend id="chcha"></legend><map id="chcha"><select id="chcha"><fieldset id="chcha"></fieldset></select></map></ins>
  • <video id="chcha"><cite id="chcha"><samp id="chcha"></samp></cite><object id="chcha"><blockquote id="chcha"></blockquote></object></video>

      <audio id="chcha"><input id="chcha"></input></audio>

    <samp id="chcha"><thead id="chcha"></thead></samp><figcaption id="chcha"><i id="chcha"></i></figcaption>

  • <fieldset id="chcha"><canvas id="chcha"></canvas></fieldset>

  • <colgroup id="chcha"><em id="chcha"><noscript id="chcha"></noscript></em><code id="chcha"></code></colgroup>

  • <video id="chcha"></video><audio id="chcha"><i id="chcha"></i><col id="chcha"><source id="chcha"><table id="chcha"><th id="chcha"></th></table></source><object id="chcha"></object></col><sup id="chcha"><mark id="chcha"></mark></sup></audio>
    市委
    市人大
    市政府
    市政协
    市纪检
    个性化定制
    Pусский
    English
    中文
    五大连池市 龙 镇 综合信息服务平台
    头条新闻
    乡镇文化 >> 返回 您当前所在位置:首页 > 乡镇风采 > 龙镇 > 乡镇文化 > 正文

    龙镇火车站起伏记

    更新时间:2017-10-13 09:38:16点击次数:3443次
          在中外铁路建设史中,从来没有建了扒、扒了建的,几经起伏,前后八十多年。这就是曾与我以往生活息息相关的龙镇火车站。它留下我少年记忆,承载我青春年华,那是我梦魂牵绕的地方。然而,却从未有人记得起它的旧面貌,更没有人写下它的变迁史。当我年近古稀之际,很想回忆和记录它,似不能有片刻耽搁,于是就有了这篇龙镇火车站起伏记。
           龙镇火车站,原是日寇侵华为掠夺财富所建,是北黑铁路线段中的战略重站。这是因为,当九·一八事变、伪满洲国政权建立时,龙镇县既辖第一区北安镇,也辖第二区龙镇镇,北到孙吴、西岗子、黑河等地必经于此。它作为军事重镇,需屯驻关东军、修筑军事工程;它作为经济重镇,需聚集战略物资和掠夺森林矿产资源。这就使得日本侵略者在规划北黑铁路时,视龙镇火车站为战略“要地”。
          1932年3月1日开始,规划北黑铁路的线路,起点为当时海克铁路(海伦-克山)的北安站。向北跨越讷谟尔河,经过龙镇,穿越小兴安岭山区,由辰清到逊河南岸的孙吴,再延伸至黑河(瑷珲)与黑河码头支线相接以抵达黑龙江南岸为止,全长302.9公里。1932年12月,龙镇县公署虽从龙镇镇迁驻北安镇,但龙镇镇仍不失其战略地位。1933年8月,北黑铁路建设正式开工,首段仅建设自北安至辰清段,线路全长136.8公里,工程于1934年11月完工投入运营时,设有龙镇火车站。同时,日伪在龙镇设有警察署、宪兵队等军警特机关。当时龙镇火车站没有单纯的旅客列车,只有由客车和货车组合成的客货混合列车。随后,北黑铁路在原有基础上由辰清继续向黑河方向展筑,1935年2月展筑工程完工,北黑铁路实现全线贯通试运营。1935年12月1日,北黑铁路全线正式投入运营,全线共设有车站20座,桥梁29座,隧道1座。这大大方便了日寇掠夺资源和对抗苏联,也为北安到黑河之间的交通提供了便利,使得只到龙镇火车站的客货混合列车延伸到了黑河。每日上午11点由黑河站发车,第二天早7点到达哈尔滨。其中黑河至北安间运行11个小时,北安至哈尔滨之间运行9个小时。
            1938~1939年,被称为北满第二国防线的龙镇火车站,成为抗日联军第三路军联络员秘密接头的地点。共产党员李和(化名)打入警察署以伙夫身份为掩护,刺探日、伪军和北黑铁路方面的情报,后又转移到龙镇北窑烧木炭,为抗联部队“火烧日本飞机场”、“突袭龙门火车站”提供过情报。当年警察抓住他以后,他一口咬定自己是从山东逃荒到这儿烧炭的,虽无可以坐牢的证据,但仍被解送到龙镇县(北安)日本宪兵队,后来就再也没有任何消息了。1939年龙镇县更名为北安县,龙镇镇隶属北安县管辖。1940年底,龙镇开发村还有个叫吴小光的人被宪兵队以给抗联“通风报信”的罪名抓去,因他不承认被扔进狼狗圈,据说身上有股特殊味道,都扔进去两天了狼狗还没吃他,无奈就把他放了,他以此得名“狗剩”。沈默君在写电影剧本《自有后来人》(又名《红灯志》)原型是谁?现已无可考证;但王洪熙改编成现代京剧却有据可查。王洪熙老人(2006年)回忆说,哈尔滨京剧团排演该剧的创作原型,就是根据龙镇地方上流传的抗战故事改编而成的,剧中的“龙潭火车站”就是现在的龙镇火车站,“北山”指的抗联第三路军的朝阳山根据地。剧本创作不一定用真名,根据创作需要进行改编。当时为了演好每个角色,剧组人员还到龙镇一带体验生活一个多月,演员刘传滨回忆说,剧组人员都知道,这个故事就是龙镇这个地方流传的一个真实的故事,当时他十七八岁,演了一个群众演员——小日本兵。由此,应打造以龙镇火车站为核心的《红灯记》发生地旅游,修复龙镇八卦街、老房子、朝阳抗联遗址等历史文化遗迹,建立革命传统教育、爱国主义教育基地。
            1941年,日本侵者把龙镇建为侵苏的空军基地,把讷漠尔以北地区划为军事要地,并为日本开拓移民区。日寇曾在龙镇火车站东南3公里处建有大型飞机场和修配厂、仓库等多处,并有6条专用线通往这些地点,车站附近有日伪时期新建的日本守备队大营1处,计有兵营2栋,家属宿舍4栋,龙镇农场所在地曾有当年的满铁训练所。我岳父生前回忆说,日本鬼子在龙镇火车站附近修建军用仓库和飞机场时,刚建好就把所有中国劳工都活埋灭口了,只有个把人逃出去过,火车站前那个乱葬坟堆前,有抗日分子在那儿被枪毙过,龙镇农场场部那几栋办公房都是日本军营,周边布满电网,神秘得狠呐,谁都不敢靠近,靠近者抓住就杀头呀,龙镇公社还住过带家属的日本军官呐。
            1945年8月9日,苏联红军进入中国境内,沿北黑铁路对日作战。据我岳父回忆,攻打孙吴县城时,老毛子遭到了日本鬼子的死磕硬拼,吃亏后再进屯子时见人就杀,龙镇镇为免祸害找了个当地老毛子,打着旗帜在龙镇火车站欢迎苏军进驻,但这批苏军大都是白俄匪徒, 看到小摊上有吃的就用纸钱(供死人的)强行去换,见了妇女就拼命追赶去奸婬,当时龙镇大街有个大院里被圈进了一大帮妇女,被当地迎接苏军的那个老毛子告发了,我岳父亲眼看到骑摩托车带红袖标的老毛子纠察队赶到,“碰碰碰”几枪,白俄匪徒站在大门口和房顶上的岗哨全部撂倒,冲进院里将所有发泄匪徒统统枪毙了。
            1945年8月15日,日伪投降后苏联红军对北黑铁路实行了军事管制,火车司机大部分换上了苏联人。这年冬天,黑龙江结冰后,苏联红军在江上修筑了临时铁路,每天都有四五列货车从中国开往苏联,运送“战利品”。据我岳父回忆,老毛子在运“战利品”时很挑剔呀,东洋战马哪怕瞎了一只眼睛,也会从行驶着的列车中被推下来,老百姓捡了不少“洋捞”,他亲眼看见老毛子边拆铁轨和枕木,边把这些东西装上车厢时的情景。到了1946年4月份,苏联红军撤离中国时,把从北安到龙镇火车站再到黑河江边,所有的钢轨、机车、车辆、钢制桥梁及车站和铁路沿线凡能拆、搬的设备等,全部运到了苏联,从那一时刻起,沿线所有铁路设备荡然无存。1949年春季,北黑铁路进行了简易修复,可勉强通车,在将黑河以东牡丹江木材厂的原木加工成枕木运出后,当年秋季又将铁路拆除。北黑铁路进入到长达14年的休眠期。
            1962年初,国家决定修复北安至龙镇之间的铁路,以为开发沾河流域森林资源提供交通便利。就在那年,我到破败了十几年的龙镇火车站旧址转了转,旧的铁路地基尚存,两个站台依稀可见,候车站房仅有几处残壁,可能会像北安火车站那个旧模样吧,左前有个水塔高高耸立,内部设施全无,外墙并没有什么破坏,站前一片荒芜,面对原来的黑北公路,路东侧乱葬坟堆,再往东是个苗圃,有沙果树和灯笼果等。1963年5月,北安至龙镇铁路重建工程正式开工。同年9月,63.5公里线路铺轨通车,10月开始由龙镇向聚盛栈方向展筑,展筑线路长度7.8公里。次年8月,北安至龙镇间开始办理临时运营业务。这时龙镇火车站站前,立刻热闹起来了,有周边农场的接站车、站前饭店商店水果店等简易服务设施,农场招待所和医院,以及德都县派出货栈等。火车站周边也喧闹起来了:站台北面,沾河林业局落户于此,很快局办公室及附属设施齐全,物质供应站、商店粮店等及时配套,一片片家属房拔地而起,可惜因限于拓展之地偏小,喧闹了几年后该局搬到蔡家岗南面去了;站台东面,有铁路专线直通龙镇粮库,该粮库战略地位极其重要,周边那么多国营农场都是产粮大户,都往这个粮库缴粮,北粮南运又要在这个粮库装上“专列”,那繁忙程度可想而知,粮库主任大都兼任龙镇镇的党委副书记。龙镇火车站通车,也给我们家带来了实惠,那几年家里开垦荒地收获的土豆吃不完,就送到火车站的收购点,免费提供草袋包装,每斤最贵能卖四分钱,卖二千多斤得八十多块钱,在那个低工资年代,算是笔不小的额外收入了。每年收购土豆季节,龙镇火车站货运处就会堆积着几大垛土豆,直到上冻了仍运不完。
            1965年11月,北安至聚盛栈间全长71.3公里的线路实现全线通车,1966年1月正式投入运营,但客车只停龙镇火车站(不去聚盛栈)。龙镇至聚盛栈间那7.8公里铁路沿线,成垛成垛的红松原木在那儿装车南运,几乎成了林业系统的专用货场。当时龙镇火车站主要是发货车,客车每天各两对:上午 7:02 到站,7:45发车;晚上8:02 到站,8:45发车,往来于龙镇至三棵树之间。1966年初至1967年6月,贾明甄任龙镇火车站站长,他家就住在我家后栋房,每天都会看到他戴个大盖帽去上班的情景。随着“文化大革命”爆发,我也看到贾站长被戴高帽游街批斗,直至调到克山火车站任站长。接着,由刘世昌任站长,他运气也不佳,当站革委会成立后,以漏网走资派(其实是个大好人呐)被揪出靠边站。龙镇火车站通客车后,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列车上卖的面包既便宜又好吃(我专门去买过几回),那时流行说“铁小抠林大头”,我到觉得当时的铁路带有福利性,车上供应的所有东西价格都比地面低,实际上对老百姓一点也不抠,只能说内部管理严格一点而已。绿皮客车内是木板座,你刚落座列车员就会送上厚厚的磁茶杯,那到茶水的动作训练有素,让你感到既舒服又享受,真正体验到了“人民铁路为人民”。可惜这种光荣传统后来逐渐地丧失掉了。更令人伤心的是,随着中苏关系交恶等原因,龙镇至聚盛栈间7.8公里的路轨再次被拆除,北黑铁路龙镇以北直至黑河段的复建工程仍被长期搁置。龙镇火车站成为中国最北端的终点站和起发站,承担了黑河边疆进出货客运的重任,站虽小任务量却非常大。
            1969 年以后,龙镇火车站由王树芳当了几年站长。1969 年6 月 27 日15 时 30 分许,当满载着奔赴引龙河农场的上海知青绿皮“专列”,到达祖国最北端的龙镇火车站那一刻起,便迎来了这个三类小站最繁忙的十年。每逢“春运”,都有龙镇直达上海的142次临时直达列车,除了加水让道只在大站停靠,车票仅34.60元,不用到哈尔滨(三棵树)去坐到上海(真如)的58次直达快车。随着大批知青下乡,龙镇火车站成了周边的龙镇、引龙河、尾山、格球山、襄河、龙门等农场,以及在孙吴、逊克、黑河甚至呼玛等地兵团农场和插队知青的集散地。从三棵树开来的列车到站后,必须将火车头摘钩,在三角形线路回倒 180 度调头,再挂上向哈尔滨进发的车厢。每年春节前后三四个月,龙镇火车站最为喧闹,到处是知青的身影:绿大衣、绿棉袄的是上海知青,土黄大衣、土黄棉袄的是天津知青,黑色大衣、黑色棉袄的是哈尔滨知青。人人提溜着行李,就像出了笼的鸟儿,到处是大呼小叫,到处是欢声笑语。1973年以后,乔和接任龙镇火车站站长,他一直干到八十年代,那是该站领导班子最稳定的时期,这位绥化分局调度所调度员出身的站长,经历了龙镇火车站最为辉煌的时期。然而, 1977 ~1979年的龙镇火车站,也被另一番气氛所笼罩,知青大返城风起云涌,等待托运的行李堆积如山!十年前,来到这里的知青行包简单,这回已成家的知青家具满满、没成家的木板满满(运回城里待用),映入眼帘的座座“高山”,用“满载而归”这个词恰如其分,用“极度震撼”这个词也毫不为过。那十年热闹过后,龙镇火车站顿时沉静下来。
            1986年7月15日,开始复建北黑铁路龙镇至黑河段,本着“地方铁路地方建,全区人民做贡献”的方针,掀起了地方铁路建设大会战。1989年9月19 日,北黑铁路全线接轨贯通,同年12月14日开始临时运营。1991年9月,北安至黑河的301/2次直通旅客列车开通,这是新中国地方铁路第一列与国家铁路入轨的旅客快车。全国最长的地方铁路(龙镇-黑河段),南起黑龙江省北部交通枢纽北安市,北抵中俄边境口岸黑河市,全长303公里。虽然北黑铁路已成为黑河口岸连接内地的黄金铁路线,似乎龙镇火车站更不如以往那么风光了,其实龙镇火车站依然风光无限,因为随着改革开放带来物产极大丰富,随着火车站周边单位经济转型新需求,随着边境贸易不断扩大和深入发展,龙镇火车站货运量空前增长,南运北上都表现出新常态,我们有理由说它创造了新业绩新辉煌。
            2009年夏,我故地重游,回访了龙镇火车站,也直抵黑河感受到了这段铁路的新变化。显然,当龙镇火车站蜕变为北安到黑河的中间站以后,客运量再没有当年那么匆忙了,候车室里清静整洁,再也闻不到当年那蛤蟆烟和生蒜味了,服务员和蔼可亲,再也没有了当年那冷面孔了,这让我到抽了口凉气,再也找不回当年的龙镇火车站了。然而,令我欣慰的是,无论是龙镇镇还是龙镇农场,栋栋楼房、家家暖气,社区生活面貌一新,街道宽敞、柏路平整,华灯高照、出租车穿行,龙镇火车站及其周边环境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唯有我那《红灯记》故乡之情丝没有改变。我怀念你,龙镇火车站的旧模样;我喜欢你,龙镇火车站的新面貌。
            附记:本文写作中得到了沙学林、孙敬、吉建云、叶少刚等老同学的帮助,回忆了龙镇火车站贾明甄站长及其女儿贾秋梅和儿子贾家英等往事。尤其学林贤弟提供了“文化大革命”时期那些站长的名单及所遭受的迫害,是该纪念他们为龙镇火车站所做出的特殊贡献了。这应验了那句老话:众人拾柴火焰高。在此,向老同学们表示感谢!



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王国征 写于上海宝山大华

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2017年10月7~9日
    (编辑: wdlclz)

    电竞外围菠菜|电子竞技外围app|电竞比赛菠菜网站 | |手机版 | | 首页-亿电竞-电竞竞猜平台|ti8亿电竞-ti8官网-亿电竞ti8.com|亿电竞ti8—欢迎您!|竞技宝官网—欢迎您!|乐天堂fun88乐彩|esball电竞线上游戏|